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 
请输入日志访问密码:
Post by doria 发表于 2010-9-9 8:58:00
请输入日志访问密码:
Post by doria 发表于 2010-8-17 20:23:00
请输入日志访问密码:
Post by doria 发表于 2010-6-24 19:44:00
请输入日志访问密码:
Post by doria 发表于 2010-5-28 16:33:00

……
Post by doria 发表于 2010-4-20 3:06:00

南風戰天下,咒世擾塵寰;
修羅煉百妖,龍嘯八荒原。


……
Post by doria 发表于 2010-4-18 17:27:00

 

不知道威神魔,我现在看这对越看越萌。。这次的龙战2版OP。。直接萌点暴涨啊。啊。。哈哈龙你果然没死。。期待你的大好表现啊。。


……
Post by doria 发表于 2010-4-10 14:29:00

【慕氏兽医馆】

 

“慕医师,请问慕医师在么?”

“少艾,有人找,快出来。”

“呼呼……阿九,是美人么?不是美人就帮我说今天不看诊。”

“你个色老头,人都那么老了还不知道收敛收敛。你再不出来,今晚的晚饭自己做。”

“呼呼……我说阿九啊,爱看美人乃人之常情,你可不能这样说我啊,你——”

听到阿九的最后通牒,他可不想自己做饭,正要接下去说的少艾出来看到来人便愣住了。

“慕药师,还记得我么?”来人身着棕色西装,鼻梁上架着一副银色边框的眼镜。整齐斯文的打扮。按照少艾平时的朋友接触,貌似没有这类人。但是喊他药师却又给他熟悉的气息还是让少艾吓到了。

“剑僧玄莲?是你……”

“我有事情找你,请你相助。”

“阿九,厨房里的药好像又要煮干了。”

“哼,你又虐待童工。”听出少艾的意思。阿九很不情愿的跑进厨房看药了。

“我现在叫叶城,已非剑僧玄莲。”见少艾支走了阿九,明白了眼前之人愿意和他一谈。

“名字的什么的都是浮云,我依然叫慕少艾啊。既然已非玄莲,又何必唤我药师呢!”

对于叶城的解释,少艾只是稍作回答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对于这个人的出现总觉得怪怪的。

“话说你要我帮你什么忙?”

“彻底忘记前世的药。”不急不慢的声调,却说出了让少艾意想不到的物品。

“喂喂喂,我只是一个兽医,你自己看看。”指着自己小店门外的招牌“慕氏兽医馆”。看到少艾的反应,玄莲并没有按照他的意思往招牌上看。

“曾经苦境三大神医之一,独自创造了‘神醉梦迷’,药师,你的名号不是平白无故来的。”

“玄莲啊,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,况且我只是一个药师,你要的东西你应该去找神棍们要。找我药师有什么意思。”现在少艾是能推则推,已经不想再与曾经有什么太大的瓜葛了,现在的自己生活得很知足。那个所谓的三大神医的世界就让它消散吧,已经没有意义了。

“慕药师,你,真的不考虑帮我么?”明白慕少艾话里的坚决,已知再说没有什么用,但还是希望他能考虑。

“玄莲,一个不想与曾经有任何交集的人,你又何必让他重蹈覆辙呢?药师已死,只余少艾。我已经很累了。”此时的少艾只是想远离那个曾经的悲痛世界,活在现代已经是少艾认为最幸福的事情了。

“好吧,既然是这样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但是还是希望有一天你会愿意帮我。为了剑雪。”走之前玄莲语里抛出了剑雪二字,让少艾疑虑了一下。。但还是没有留住叶城。

“神·醉·梦·迷……”叶城走后只听到少艾嘴里缓缓叨着这几个字,眼里的目光却是抛向了不知名的曾经。

 

【霹雳综合医院】

“唔……”

“你醒了?”不知躺了许久的吞佛童子目前正处于一种朦胧状态,第一眼见到的人已非熟悉之人,想来他是成功的来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“汝是谁?”脑里迅速回复自己来到这里的一切,似乎梦里有谁喊过他。眼神里满是警戒的看着问他之人。

“啊,我忘了自我介绍,我叫夜重生。和你一起来的朋友在隔壁房。我去叫他过来。”

夜重生?吞佛听到这个名字,马上又审视了他一遍。希望从里面看出什么。而夜重生不惯此刻的尴尬也匆匆跑去通知宵了。

“吞佛童子,你醒了我就放心了。”刚听到消息的宵见到清醒坐着的吞佛便立马过来了。

而吞佛童子见到来人是宵,错愕之下很快便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。淡然间,他还是对来人笑了笑,没想到吾又被素还真摆了一道。

“宵,为什么汝要跟来。”金红的瞳孔不着痕迹的注视着奈落之夜。旁边站着的夜重生一看形势不对,便借事离开了。

“我问了素还真真相,所以跟来了。”宵并没有惧怕这样的眼神,从以前便是。

“汝又知道了什么?”此时的吞佛已经撤离注视宵的眼神,只是缓缓闭上眼往雪白的病床后靠。医院特有的白色只消衬托一下,便觉得躺于床上之人是如此的鲜红耀眼,而苍白的肤色在此时却更显苍白。就像转眼间便要永远闭上。

“素还真什么也没有和我说,他要我向你要答案。”宵没有说谎,在吞佛的眼里宵不会说谎,他是一个单纯的人,单纯到有点蠢的人。深深的看了宵一眼。随即吞佛便说。

“吾们是不是该换一下造型?”早在刚才宵开门的一瞬间他便知道门外一堆人在看着他们。扫视了众人的穿着打扮他便知道他们两人已经被当怪物看了。

“恩?为什么?”听到宵的回答,吞佛终于明白自己将要拖着这个“十万个为什么”生活啊。看来只能找刚才那个夜重生来帮忙了。

 

不定期更新

Post by doria 发表于 2010-3-30 15:18:00
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 尾页 页次:1/4页  8篇日志/页 转到: